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有两只爷狐的人了(^-^)V两只都是一捞一捡的,简直了。第一只最早锻来的是狐球,然后紧接着爷就被捡到了,然后第二只爷被锻出来了,都是清光老婆给我的(づ ̄3 ̄)づ╭❤~然后就是今天第二只狐球在53一发入魂抓出来了,茶球太爷爷简直不能更棒(づ ̄3 ̄)づ╭❤~啊啊啊,太开心了!顺便散爷狐气,求明石气!!!!!!!!!!!!!!!

学渣本丸的日常【全员逗比向】

       婶婶作为学渣,被考试虐的死去活来后回到本丸却发现家里一片悠闲自在的样子,莫名委屈,为什么大家都是学渣,待遇却如此的不同。 “不公平!我不能一个人被学习虐!我要开学堂!我要让你们也知道读书的乐♂趣!”

       近侍清光自然就成了本丸的学习班长,负责召集大家和跟‘班主任‘(也就是婶婶)进行沟通。
       开始学习第一天晚上—清光:“你整天瞎闹,这次又要怎么弄?”
     “简单,每天找点有空还赶兴趣的人来上课就行了,你就负责叫人上下课和给我送吃的。”
       清光:“……”

======第一天=====

       “今天学习语文。我们先从诗词开始。你们谁会,先说几句吧。”
         所有人齐刷刷望向歌仙,歌仙微微一笑,不知从哪掏出把扇子,潇洒的打开,一只手徐徐的扇着,开始缓缓道来:“ 忧思苦逢雨 ,人世叹徒然。春色无暇赏 ,奈何花已残。 ”〔出自《小仓百人一首》第九首-小野小町〕
      “额……会中国的么”
         歌仙:“ 青楼斜影疏,良人如初顾。纤手如玉脂,淡妆胜罗敷。引君入香堂,言词论今古。君心城切切,妾意情楚楚。盟定三生约,共谱月下曲。岂料鸳鸯棒,分飞相思苦。纵有抱柱信,不能容世俗。公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不能同世生,但求同归土。 ”
      “嘿,我就不信了,再来!”

        
        等清光进来送东西给大家吃的时候,发现讲台上站的人变成了歌仙,而最开始想教大家念书的某婶正跟大家一起坐在下方一脸虔诚的看着歌仙。
        清光:“我说,现在什么情况?”
        某婶:“歌仙老师,是在下输了,请再给我解释一下这一句诗词的意思吧”(星星眼)
        清光:“……”

======第二天=====

        “咳咳昨天出了点岔子,今天我们继续,咳咳继续。今天我们学习作文!那个青江啊,说的就是你,把你手下的小黄书给我放下!起来,给我看看你写的!”         
         青江有点脸红的说:“你确定?”
         “嘿,我怎么不确定了,拿过来给我看看!”       
          【……只见女子面色潮红,眼神迷茫的想对着身上的人说话,但是先出口的却是喘气的声音……】
         “额……这篇不算你再给我写一个!”
         青江有点苦恼:“可是我只会这种的啊”
        “那……把女的换成男的可以么?……”

        
          还没到下课时间,清光就发现大家都出来了,于是觉得奇怪就去房间看看,结果发现房间里就剩下青江跟婶婶两个人了。还没等清光说话就只见某婶一脸兴奋的握住了青江的手。
        “少年啊,你简直太有前途了!我看你不错,跟我一起写耽美肉♂文吧!”
          清光恍惚还看见了两人背后亮起的革命友谊的光辉……放下东西扭头出门:“外面的人,把石切丸殿下叫过来!赶紧的。”

======TBC======

           

       

【三日X小狐】呐,狐球,你看见我了么

(前面的话:第一次写文所以求不嫌弃,根据自家本丸情况的脑洞……)文笔苦手所以很短。如果考试完还有脑洞的话应该会有后续……

========================

    三日月是跟着狐球一起来的本丸,也因为这样在审神者的眼里,这俩关系一定很好一定就是cp。而在三日月眼里,自己跟小狐丸的关系应该是损友挚交之类的,看着他倒霉自己就开心,有事没事就想损他,但是也不允许别人欺负他,除此之外就没啥别的感情了。

    

    本来应该就是这样的,然而就在知道小狐丸对审神者的感情后,三日月却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变了味。


    本丸里除了当事人以外都知道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审神者喜欢太郎,而太郎也喜欢审神者。本是可喜的事,但是本丸里还有另一个除了女方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小狐丸也喜欢审神者。

  

    为了顾及小狐丸,本丸里的大家都照常跟着审神者嘻嘻哈哈,审神者什么都不知道,在队长是三日月的时候发现小狐丸特别喜欢抢mvp,所以经常没心没肺的当着爷狐两人说:你俩关系真好,结婚吧结婚吧!


    三日月最开始还能冷嘲热讽的嘲笑狐球:哈哈哈,你的眼里只有她,而她的眼里却只有别人。


    没多久太郎跟审神者公开了,狐球却在那天也意外的受了伤。三日月笑不出来了,他不觉得审神者有错,只是觉得小狐丸很蠢,蠢到让自己都开始无时无刻担心着他。


    手入室空空的,小狐丸已经睡了。三日月看着他的睡颜苦笑到:你都受伤了,等了一天是吧,她却只来看过你一眼。唉,真是蠢,她总说你在我面前疯狂抢着誉,却不知道你是在想在她的面前表现而已。你的眼里永远只有她,可曾想过在手术室外我也一直看了你一天。呐,狐球啊,你有没有看见过我呢。


    当天晚上,次郎的酒壶被人偷了。狐球伤刚好,却主动请缨去找偷酒贼,终于在花园的角落里发现了目标。三日月背对着他,一口又一口的喝着,早已没有了平时里那种风度翩翩的轻佻。


    狐球只有小心的接近,也不小心听见了对方略带醉意的呢喃:死狐狸,你个笨蛋!总说你蠢,其实最蠢的应该是我吧,主动要求主上帮我练级,为的就是比你级别高好保护你,可是你却跑的比我快,渐渐的超过了我,我还伤心了好一会,怕你会丢下我。所以你失恋的时候,我其实心里特别开心,哈哈哈,叫你丢下我,你个笨蛋,她不要你我要你啊!可是你的眼里只有她,你却从来都看不见我,死狐狸,笨狐狸!……



    三日月晃了晃已经空了的酒壶,可是还想继续喝,只有晕头转向的站起身准备去添酒,可就在转身的时候落入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里。耳边响起的轻笑正是刚才被自己讨伐的对象:那我现在开始看见你还来得及么……


======================


   


   

    


脑洞小合集【实时更新】

◆清光初始刀,在家的时候对我真的挺好的,但是自从安定来了以后……金蛋也不搓了,花也不飘了,一起出阵的时候还在lv4的小安定面前成为了唯一一个黄脸……你说让我说你啥好!_(:_」∠)_好在现在正常了

◆有段时间出好货(不管赌还是捞)都是在快吃饭的时候。总觉得他们的意思就是:”给你你想要的,满意了吧,那就快去吃饭!我们也饿了,不陪你玩了。”……别把我当小孩子啊(´Д`)

◆六一的时候太郎出阵,每次都一定会带小孩子回来。虽然太郎一脸窘迫的给我说:主上,这些孩子就就就就交给你了…但是不也是私底下开心的飘起了花→v→

◆夏活快开始的时候。清光说夏活是挖地所以需要劳动力,不等我阻止就带回来一大堆的麻麻卡卡卡……经过我的教育之后他知道挖地劳动力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家里需要的是需要照顾的门面(比如某爷爷什么的)……然后我就陷入了爱抖露地狱_(:_」∠)_

◆作为资深腐女的我,电脑里也是会有些东♂西的…但是午睡的时候梦见青江玩我电脑了!然后青江回去本丸里就开始了高谈阔论,因为小短裤们也很好奇,然后我就被17哥给追杀了(ಥ_ಥ)好不容易逃脱了,结果碰见了得知我存了好多狐受本子的狐球…狐球你听我解释好么!……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papa去收拾青江

◆又是做梦。梦见长腿部跟江雪pk跑步来着,说是谁跑得快,谁就来我的本丸……哦,我可以去收拾长腿部么_(:_」∠)_

===================================

记上次捞到园长............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但是为了纪念一下我心心念念的园长终于来了,所以发一次脑洞好了(;´д`)ゞ就是个人满足,写的渣,请不要嫌弃】

6月5日(距离夏活还有两天)

我:啊啊啊,我想要园长QAQ爷狐马我都不在意了,我现在就想要园长!清光啊啊啊!你身为近侍为啥不给我园长QAQ!

清光:━━( ̄ー ̄*|||━━淡定,你嚎也没用。

我:你都不安慰我!夏活就快到了,园长再不来就不好了!

清光: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 =。安啦安啦,你想继续耍赖我也没意见,不过被小短刀们看见这样真的好么?

我:..........

[轰走小短刀后]我:一队开会开会!!!

=======

我:(沉思状)各位,今天把大家招来,没有别的,就是想开个会讨论一下大家觉得现在本丸缺的是什么。我先说,我觉得缺老人和园长!

清光:我觉得最缺劳动力。能干活的那种,家里就我跟烛切台殿下还有长谷部三个人实在有点忙不过来。而且最近不是要夏活了么,听说是要挖地,所以我觉得需要特别多的劳动力,不然挖地不好挖。(我:等会为啥要劳动力啊,家里这么多不干活的么!我收拾他们去!还有清光啊,这个挖地不是那个挖地呢_(:з」∠)_)

萤丸:无所谓,反正明石主上现在也带不回来。(我:儿子你快住口QAQ我错了还不行么)

烛切台:其实干活什么的还好啦,就是请主上能不能管一下国广们啊,一个不给我洗他的被单,一个是lv1太多了,一个是成天尾随和泉守兼定。(我:额....总之麻麻你辛苦了.....)

狮子王:最缺爷爷!!!主上淡定,我说的是我的爷爷,不是你的那个爷爷( ﹁ ﹁ ) ~→(我:我俩能综合一下么,反正都是爷爷,就变成我想要的那个爷爷不行么)

鹤丸:啥都好,只要能把主上吓到就行,我觉得山伏国广就挺好,每次主上脸都是黑的。(我:清光把鹤丸给我关小黑屋去!)

#¥%……&*

我:停!反正我不管,我总结一下,明天出阵,不需要劳动力,不需要卡卡卡!听见没有!

[然后第二天看见了一堆兼桑_(:з」∠)_]

=============

6.7(夏活)

我:QAQ小清光啊,我给你说啊夏活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此挖地不是彼挖地啊!所以,不要再给我带兼桑和卡卡卡了好么。

清光:那不要劳动力怎么挖地,山伏国广殿下看起来多么会干活啊。

我:额....说起劳动力,园长也是个大劳动力呢!你看他可以帮你带孩子们,到时候你们去挖地的话就不用担心家里的小孩子了,多好!

清光:这么说也有道理诶........

我:QAQ你终于想通了,那拜托你了!!!

清光:好吧。。。

================

【然后,园长就来了我家_(:з」∠)_】

=================

石切丸:主上,我觉得家里最缺的是宁静与平和。(爹啊我们都开完会了啊Σ( ° △ °|||)︴)